狄仁杰智斗盗墓贼

故事大全

狄仁杰智斗盗墓贼

狄仁杰刚出任胡州刺史,这里就陆续出了几起盗墓案。先是隋朝大将宇文德的陵墓被盗,接着又是当朝宰辅郑良弼的祖坟被挖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不太引入注目的盗墓案,全都发生在狄仁杰的治下。这可把狄仁杰给气坏了。他急急下令各地县令加派人手,一边查案件线索,一边清点失物。

狄仁杰也没闲着,他亲往帝都,向宰辅郑良弼道歉,并且表态要尽快破案。

郑良弼对自家祖坟被挖一事很是恼火,自然不会给狄仁杰什么好脸色。其实在狄仁杰赶来之前,他已经向皇帝奏了一本。皇帝把狄仁杰叫过去,狠狠地训斥了一番。郑良弼还在旁边煽风点火:“狄刺史呀,罪大不过挖人祖坟,也不知道这个盗贼是冲你去的,还是冲我来的。”

狄仁杰听到这话,背后直冒冷汗。这个节骨眼儿上,不说点狠话,是不能轻易过关了。于是狄仁杰咬了咬牙,说道:“启禀丞相,不管这个盗贼是出于图财还是泄愤的目的,如今事发在下官辖下,自然不会让他逃脱。丞相放心,三个月不破案,下官提帽来见。”

郑良弼听到狄仁杰这么说,也不敢再逼,只说:“那本官就静候狄大人的佳音了。”

狄仁杰又羞又恼地回到了衙门。这时,案发地的三个县令都在等着他,见到狄仁杰回来,三人急忙前来回禀案情。

滨河县县令通过一番调查,发现隋朝大将宇文德墓中陪葬物品极多,不乏金银玉器,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一幅绫罗画卷。

“此画卷作者已不可考,但卷中内容演绎千年王朝更迭。”滨河县县令知道事关重大,特地要求单独向狄仁杰禀报。

狄仁杰大吃一惊,他盯着滨河县县令,半晌才问道:“当真?”

滨河县县令从袖中掏出一轴画卷,呈到狄仁杰面前:“大人,此乃宇文家藏摹本,据说真本内容更多。”

狄仁杰收下画卷。他并没有急着看,而是回到屋内,询问另外两个县令。

郑良弼家住昌河县。昌河县县令不敢怠慢,立即将一路查来的情况禀报:“据郑丞相家人所言,其祖上乃一介寒儒,并无半点金银之物,倒是有些经卷,当年随祖父落葬了。”

狄仁杰点了点头。那边湖县县令跟着说道:“下官治内也有数起盗墓案,苦主吵嚷得很凶,可下官问起失物,倒也没什么奇珍物品。衙役们调查线索时,有乡民告知曾亲眼见到过盗贼。”

“哦?”狄仁杰一下子来了精神,“结果怎么样?”

湖县县令突然支吾起来。狄仁杰心知有异,也没再问,示意他们各自赶回辖地,抓紧时间追查贼人。滨河县和昌河县的县令各自领命而去。由于湖县正是胡州刺史府所在地,狄仁杰忙将湖县县令郑远洲叫到内堂问话。

郑远洲苦笑道:“启禀大人,据乡民们所言,那毛贼光天化日之下,从坟地而出,随携铁锹等物泥迹尚新,三五成群地一路往刺史府而来。”

狄仁杰听到这话,气得一拍桌子:“放肆!”

郑远洲吓了一跳,战战兢兢地答道:“大人息怒。下官知道这乡民信口胡扯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”狄仁杰冷着脸问道。

“但是小人今天来之前,曾命丹青狄手根据乡民所说,绘了那几个人的面貌,今天在大人府上,的确是见到了那几个人。”郑远洲壮着胆子把话说完了。

狄仁杰此时真的是惊骇莫名了。因为他赴胡州履新不久,对衙门内的公差干吏并不了解。狄仁杰沉吟片刻,立即召集衙役公吏,然后带着郑远洲来到公堂上,让郑远洲一一按图辨认。

不一会儿,郑远洲就指出了七名衙役。其中有一位还是缉捕班头,名叫邓鄂。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