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女报仇,五十年不晚

故事大全

烈女报仇,五十年不晚

姑姑出生那天,正是孙中山于韶关督军北伐的日子,也就是1924年9月13日。爷爷是个穷庄稼汉,大字不识一个,委托一个沾亲带故的秀才给姑姑起名字,秀才翻阅了北伐的报道,随口喊出了苏红姑三个字,意思是红色苏俄的姑娘,但叫了没多久,村里的人觉得这个名字太洋气,又改成了苏秀珍,至于是谁提议改的,已无从考证。在胶东半岛的苏家郜村,爷爷跟奶奶是出了名的穷苦人,从立家以来,就守着一亩半薄地和三间破草房过日子,家里连院落、门楼都修不起,姑姑稍微懂事,就拖着棍子到处讨饭,风霜雨雪,人情冷暖,磨炼了她的性格,也锻炼了她的意志。日本投降那一年,苏家郜村来了八路军,历尽生死煎熬的姑姑鼓动我父亲苏玉田。扛着要饭棍子加入了革命的行列。

1946年春天,故乡开展“土改”运动,爷爷分到了五亩水浇田,阴暗的苦日子总算渐露了曙光。可是好景不长,1947年3月,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,地主“还乡团”乘机杀了回来,进行了疯狂的反攻倒算。因为爷爷家是“匪属”,所以“还乡团”首先扑了过去。“还乡团”成员苏春夏、苏春秋、苏春冬兄弟仨分别扛着长枪和大刀,进门就把爷爷擒了起来,逼迫他交代我父亲的下落。爷爷虽然老实巴交,却也异常刚正倔强,在堂屋里跟三个“还乡团”顶撞了起来。苏氏三兄弟恼羞成怒,押着爷爷来到了村东头的一口水井,再三胁迫爷爷说出我父亲的下落,遭到拒绝后,苏氏三兄弟猛地将爷爷推到了深水井里,然后又残忍地扔下了几块大石板,砸得井里一片血水……就这样,无辜的爷爷被残害死了。

爷爷被害的当天晚上,已经嫁到外村的姑姑就冲出了家门,风风火火地到处寻找我的父亲。当时,我父亲所在的昌邑县独立营跟随主力转移到了龙口一带,远离家乡二百余里。在一个深夜,已经成为独立营文书的我父亲正在酣睡,突然被哨兵喊醒,我父亲问怎么回事,哨兵说:“你姐姐来了。”起初我父亲不相信,因为相隔那么远,部队宿营又是秘密的,家里的人不可能找到啊!但正当我父亲迷惑时,姑姑真的出现了……

姑姑的行为,感动了部队首长,就这样,一支三十余人的解放军小分队从龙口悄悄出发了。在我父亲的指引下,小分队乘夜晚包围了仍然住在爷爷村里的“还乡团”,一阵交火,就把不可一世的“还乡团”给打垮了。苏氏三兄弟老大苏春夏被抓,余者落荒而逃。

翌日,村里召开公审大会,当众判处苏春夏死刑……

处决了苏老大,姑姑心里还是觉得恶气没出,她撇家舍业,跑进了尚未解放的昌邑县城,一边靠做针线活为生,一边打探漏网的苏氏兄弟。

转眼全国解放了,有人告诉姑姑,苏春冬已经从青岛跑到了台湾,但苏春秋依然窝藏在青岛市。于是,姑姑找到已经随部队到了安丘县的我父亲,商议怎么办。我父亲对我姑姑说:“家仇、阶级仇都应当报,可是我在部队上,行动不自由啊。”姑姑觉得我父亲说的在理,独自挎着一个包袱去了青岛。

或许是苏春秋已经闻到了姑姑的味道,就在姑姑抵达青岛不久,一个热情负责的民警告诉我姑姑,苏春秋溜了,很有可能去了沈阳。

就在姑姑打算去沈阳时,却被一伙人堵在了青岛的租赁房里。原来,姑姑自从出嫁后,一门心思替父报仇,很少过问婆家的事情,也很少跟自己的丈夫来往,婆家便招来一帮亲友,逼迫她返回婆家,生儿育女,相夫教子。姑姑是个机灵的人,她满口答应了婆家人的要求,然后热情地给远道而来的婆家人擀面条、做卤子。婆家人被麻痹了,认为姑姑已经回心转意。也就放松了对她的监控,就在婆家人乐呵呵地吃面时,姑姑趁着没人注意,爬上墙头,从一条小巷溜走了。

打赏

上一篇:

智慧讨欠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