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命黑珍珠

故事大全

夺命黑珍珠

一、初见女尸

今日之东,明日之西,青山叠叠,绿水悠悠。走不尽楚峡秦关,填不满心潭欲壑。力合项羽,智合曹操:乌江赤壁空烦恼,忙什么?请君静坐片刻,把寸心想后思前,得安闲处且安闲,莫教春秋佳日过。

这条路来,那条路去,风尘仆仆,驿站迢迢。带不去白壁黄金,留不住朱颜皓齿。富若石崇,贵若杨素,绿朱红拂终成梦。恨怎的!劝汝解下数文,沽一壶猜三度四,遇畅饮时须畅饮,最难风雨故人来。

据《陈州府志》记载:这副长联出自一位名叫宋湘的文人之手。联中引用几位历史人物的典故,对南来北往,仆仆风尘的商贾劝世说理。经过许多年的讹传,这副名联就成了宋湘劝说世人的警言。事实上,这是诗人宋湘当年在陈州痛饮过黑珍珠酒后的即兴创作。他娓娓道来,非常巧妙地为黑珍珠酒招徕生意,然后借题发挥,给欲壑难填的诸色人等敲响了警钟。

据传,这宋湘是广东人,著作甚丰。二十五岁那年,他的胞妹患了女儿干。一日,他偶翻陈州知州王清彦的《陈州赋》,说是陈州龙庄的黑珍珠酒为黑谷所制,能活血理气,禁不住心血来潮,便跋山涉水,奔赴陈州。

宋湘来到陈州的时候,已是两个月后的一个下午。他身着蓝衫,骑着一匹枣红马。那马经过长途跋涉,汗水淋漓,打着响鼻,仰天长嘶,在黄色的官道上刨着铁蹄,荡起一片烟尘。宋湘下了马,疲倦地走进南关的一座茶坊,打听_个名叫龙庄的地方。店主是位白头老翁。鹤发童颜,和善地望着宋湘,问道:“客官可是从远道而来?”

“小生家住广东,是专程来贵地龙庄寻求黑珍珠酒的。”宋湘诚实地回答道。

那老翁一听宋湘要去龙庄,禁不住面色骤变,惶惶四顾,压低了声音说:“客官,恕老汉直言,那龙庄你万万去不得!”

“为什么?”宋湘似被迎头浇了一盆冷水,惊讶中含着失落。

“自从当今皇卜驾幸陈州喝过黑珍珠酒之后,这酒就被封为贡品了!”老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论说,酒封贡品,不足为奇。只是在两年前,一怪道声称能用珍珠酒配制媚药,皇上信以为真,当下批了银两,下诏让那怪道常驻龙庄。听说那怪道武功高超,又阴险狡诈,自从他带弟子进驻龙庄之后,严密封锁贡酒。一般平民别说买酒,就是连龙庄也进不得了!”

宋湘听得双目圆瞪,泄气地问:“请问老伯,除去龙庄,此地还有何处产那黑珍珠酒?”

老翁面色惘然,叹息许久才说:“自古陈州有三宝:黑谷、金针、蓍子草。实不相瞒,那黑谷就产在龙庄。龙庄是神农当年封下的宝地,只有三里的黑土地,盛产黑谷,而且又有李贯河环绕而过,水质奇特,唯有那土那水才能酿出上等黑珍珠酒。”

宋湘深感颓丧,怔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感谢老伯忠言相告,只是千里迢迢从广东到陈州,舍妹身染重症急需黑珍珠酒,怎好空手而回?就是刀山火海,我宋湘也要闯一回!请老伯指点路途。”

那老翁见劝不转宋湘,顿了片刻说:“客官既然一意孤行,老汉也不阻拦。只劝客官多加小心,一路保重!”老翁说着,指了指往东的官道,“你从这里往东一直走,五十里外有个小镇,便是龙庄了。”

宋湘施礼谢了,翻身上马,背着夕阳,直奔龙庄而去。

由于黑珍珠酒的盛名,龙庄早已成为一方重镇。镇内一街两巷,楼房毗连,多为酒肆糟坊。小镇的上空整日飘荡着酒香。龙庄人多长寿,大街上常见红光满面的百岁老人。陈州城有钱的商贾,自然不放过这块宝地,纷纷迁至龙庄,开商号建酒坊,使得龙庄日见繁华。龙庄周围是一道又宽又深的寨海子,并与李贯河挖通,河水从北而入,从南而出,环绕一周,寨墙又宽又高,全是砖石垒起,百步一哨口,四角有炮楼。那怪道来到龙庄后,又在四门设下岗哨,太阳落时关闭寨门,外人一律不准入内。就连龙庄人,如在关闭寨门之后,也只得去别处投亲借宿。

打赏

Tags: 夺命
下一篇:

老汉操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