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汉操刀

故事大全

老汉操刀

刚刚冒出地平线的太阳将整个村子浸在血红的光色里。翟老汉拎着寒光闪闪的尖刀,直直地立在地面上,表情肃穆,他的身后围着半圈同村的百姓,而他的脚下则倒着一具死尸,脸朝下趴着,两腿分成扭曲的八字形。翟老汉呆呆地盯了一刻死尸,突然抬起了尖刀。他的老伴儿冲上来,死命地将他抱住。他用力地甩了几下,把老伴儿甩?。一个乡亲说:“何必呢,他已经死了,你干啥还要给他补上一刀呢?”翟老汉说:“这畜生死得窝囊,没有像个人那样去死,我要把他的心肝拿出来亮亮,让他的魂也见见阳光。”说着,他猛然蹲下身,把尖刀向死尸扎去。

老伴儿一声尖叫,几个乡亲知道翟老汉的脾气犟,背上枪抗日之后,更是说一不二,他们只得把他的老伴儿拖进了村子。

这是伪满倒台后不久的事情,有人在通往省城的路沟子里发现了那具死尸,虽然被绳子五花大绑地勒着,仍能看出挣扎的惨烈。人们辨出那是翟老汉的儿子,发现尸体的第一天便告诉了他。当时他正在擦枪,眉毛冷然一拧,冷冷地说道:“谁也不准把他拉回村子。”

翟老汉的话在村子里还是管用的,因为他是一个抗联老兵,曾在深山老林里打过鬼子,这次只是在家短住几日,还要回到部队上去。她的老伴儿背着他抹着眼泪挨家挨户去求人,几个乡亲终于被说动了,把翟老汉儿子的死尸运到了村外。

有人说,翟老汉的儿子是被日本人临走时注射了细菌针剂,因为在他的胳膊上发现了一个明显的针眼。仔细检查,其身上也确实没有枪伤和刀伤的痕迹。村里这种死法的人有几个,可是翟老汉的儿子却不该是这种死法。伪满垮台之前,他儿子就是县公署的日文翻译,是参事官跟前的红人。有一次,他还带着鬼子回村扫荡,说是抓抗联。若不是那次中了抗联的伏击,村里说不定要死很多人。上岁数的人们暗自叹息道:“翟老汉一世英雄,怎么生出这么个儿子!”小时候,这孩子还是不错的,到了十几岁就知道打胡子、护村子,到了20岁,更出息得精神十足。那年他到省城去,想不到就学坏了。几年后,他直接就住进了伪满公署大院,家也不回了。翟老汉出去打鬼子,他儿子却在公署里给鬼子出谋划策,总归是世道把人逼成了鬼。

大家怀疑,他儿子是在跟日本人逃跑的过程中,被日本人给害的。鬼子卸磨杀驴的事是常有的。

翟老汉听说他儿子是这种死法,把枪挂在了墙上。报信的人说:“人是横死的,是不是天黑就出殡啊?”翟老汉却出人意料地说:“等明天早上,阳光出来再埋那个畜生。”

太阳映射出烫眼的金光,翟老汉的刀头上沥着血。他儿子的肚囊被剖?,肠子肚子都看得一清二楚,肺叶已经糜烂了。很多乡亲不忍再看,都回了村子。翟老汉撂下刀对身后剩下的十几个男人说:“这是细菌试验的死法,把他埋了吧。这畜生不能入祖坟,就埋在乱葬岗子上。”几个乡亲刚要过去抬人,翟老汉的老伴儿哭号着冲上来,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道:“我生他时是囫囵的,怎么也得给他个全尸啊。”她流着眼泪把死尸的肚皮缝合起来。

这件事发生不久,上级送来情报,说是几个日本鬼子在逃跑途中仍在祸害百姓。翟老汉急着要走,老伴儿却病在炕上。乡亲们对翟老汉说:“快去吧,打死那些害人的鬼子们。你老伴儿我们照看着。”翟老汉没有一句话,闷闷地灌了一口酒,背上枪就走了。

翟老汉顶着太阳在大草甸子上一口气跑了30里,碰上了抗联的骑兵小队,十几个人向小鬼子逃窜的方向追去。

打赏

上一篇:

夺命黑珍珠

下一篇:

石像做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