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酒中仙

故事大全

佛山酒中仙

四先生的原名谁都不记得了,因排行老四,年轻时中过光绪朝的秀才,认识他的人,都叫他四先生。民国年间,四先生在佛山大同街开了一间酒铺,叫做三斤半酒铺。为什么会取这么个店名儿呢?这里头有个说法。

四先生善饮,而且是无酒不欢,三餐必饮,每顿饭至少要喝个一斤半斤的。所以自己开酒铺时,信手拈来,就取了这个店名儿。招牌上的几个大字是他自己写的,几个字写得古朴苍劲,别具风骨。

四先生喝酒,在佛山里是有些名头的。好酒孬酒,一啜便知。哪家酒坊酿出了新酒,必定要请他老人家先尝一尝。四先生就拿起酒提子,从酒缸里舀起一筒酒,先闻后啜,然后将剩下的酒猛倒入喉,轻闭双目,摇头晃脑,品咂再三,最后眼睛一睁,说这酒口感醇厚,香而不艳,柔而不淡,既不刺喉,亦不上头,好!这酒就可以上市开卖了。要是四先生眉头一皱,说,咦,这酒怎么略带焦味儿?或者说,哎,这酒后味淡了些。得,您就赶紧收起来,别拿出去丢人了。硬是要拿到大街上卖,也无人问津。四先生摇过头的酒,那还有人喝吗?

四先生在佛山还有“酒中仙”的雅称。佛山人都知道四先生酒量好,到底有多好,却无人知晓。那一年,有个卖大力丸的山东人来找四先生比拼酒量。结果四先生喝了整整一十八斤佛山玉液,还跟没事人似的。山东汉子只喝了十来斤,人就趴下了。从那后,佛山人都会说一句歇后语,四先生的酒量--没底儿。

四先生生平有两大爱好,一是酒,二是棋。酒铺的隔壁,是一家画室,店主姓梁名修远,他的画室就叫“修远画室”。梁修远画功不俗,尤善山水人物,只是时运不济,落得个卖画为生的境地。梁修远除了画画,还下得一手好棋。一来二去,就跟我的四先生成了一对棋友。每日傍晚,店铺打烊,四先生就端着棋盘串到隔壁,两人隔着楚河汉界,车来炮往,一战就是大半夜,杀得兴起,下通宵棋,也是常有的。

这一天,酒铺里生意清淡,未到傍晚,四先生就关了店门,拎着棋盘到隔壁找梁修远下棋。开场三局,梁修远都在中盘输了。四先生看出他似乎没把心思放在棋局上,就问:“梁先生有事情要办?”梁修远一怔,摇头说:“没有。”又摆开阵势,下了两局,梁修远皆被我四先生大刀剜心,重炮成杀。

四先生觉得今天赢得轻松,并不过瘾,摆好棋子还欲再下,梁修远却看看桌上的自鸣钟说:“时间不早了啊!”四先生自然知道,这句话就是送客的意思,梁修远是在催他早点结束棋局回家去。四先生就愣了一下。往时下棋,即便是通宵酣战,也从未见梁修远流露过烦倦之意呀,今天这是怎么了?他瞧出端倪,就问:“梁先生今晚有事?”梁修远见瞒不过他,就叹口气,把事情说了。

原来这佛山里有个泼皮,名叫王虎。他父亲是个武师,在北门口开武馆。王虎跟父亲学了些拳脚功夫,就目空一切,嚣张跋扈起来,纠集了一帮泼皮混混,整日在街上横行霸道,胡作非为。街坊们对他又恨又怕,背地里都叫他“王门神”。今日白天,王门神来到修远画室,张口索要保护费二十块大洋。梁修远一介文弱书生,哪里敢招惹这个门神,在画室里搜罗一遍,也才找出十块大洋,悉数交给了他。王门神很是恼火,说余下的十块大洋,今晚十时来收,叫他趁早准备好。如若不然,一把火烧了他的画室。梁修远一个穷画家,一时之间到哪里去筹集这笔“巨款”呢?心里悬着这件事,下棋就有些心不在焉。又怕王门神找上门来伤及无辜,所以就想催促我四先生早点离开。

打赏

上一篇:

石像做贼